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花开如你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我的纯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有一种,蕙质兰心,以性情胜,犹如裹于晨雾中的一茎碧荷,予人以缕缕温情;

有一种女人,天资聪颖,以才情胜,犹如绽于寒里的一剪素梅,予人以冷艳之感;

有一种女人,风姿绰约,以风情胜,犹如飘于行空中的一抹流云,予人以清浅朦胧;

有一种女人,娇俏婉丽,以痴情胜,犹如挂于白墙上的一幅水墨,予人以。

性情也好,才情也罢,风情也好,痴情也罢,都有着作为一个女人的基本哲学——女人如花,只不过是分量所占比重的多少而已。

而你,张玲,一个有着平凡名字的中国女人,却以你的性情,你的才情,你的风情,还有你的痴情,创造了战乱缤纷的中国20世纪40年代文坛的奇迹。多了,每次触碰你的笔尖,都是如此的新奇!原来,花开依然如你!而我,只能用简单的言语,来表达多年来对你深深的爱恋。你那传奇般的色彩,正在我的笔下一点一点的晕开!( 网:www.sanwen.net )

灰绿的底色

对于爱玲,幼年的可算是温暖而朦胧的。里面有关于家族与民族太多的,像重重叠叠复印的老照片,是错综复杂不讲理的过去。家传的首饰,出嫁时的花袄,雕花的家具,漂亮的衣料,整桌的宴席……八岁那年,爱玲从天津到上海,“坐在马车上,我是非常侉气而的,粉红底子的洋纱衫裤上飞着蓝蝴蝶。我们住着很小的石库门房子。红油板壁。对于我,那也是有一种紧紧的硃红的快乐。”

然而那时候,爱玲的张延重打了过度的吗啡针,离死很近了。这时,早已分居的黄逸梵从国外回来了。母亲回来的那一天,爱玲吵着要穿上她认为最俏皮的小红袄。可是母亲看见她第一句话就说:“怎么给她穿这样小的衣服?”

父亲张延重把病治好后,因为担心妻子再次离开他,便使出手腕,反悔的,不拿出生活费,要逼光母亲的钱。另一方面,黄逸梵的出国留学更拉大了夫妻俩在思想上的差异,观点立场的截然不同使他们根本无法达成共识。两人剧烈争吵,终于协议。多年之后,爱玲曾说:“最可厌的人,如果你细加研究,结果总发现他不过是可怜的人。”

羊癫疯有什么症状

之间的爱爱恨恨、分分合合的纠葛乃至最后的离婚,让渴望被爱的小爱玲缺乏家庭温暖,增添冷漠。她的性格,她的观点,她对待世事的态度就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中逐渐形成了。

时代列车轰然向前不会回头。爱玲生活在那古典与交界地带的中国生活里。这生活,一边是幽暗的迟暮的古典,是懒洋洋灰扑扑的灰色;而另一边是耀眼的活跃的现代,是孕育着作家希望与力量的绿色摇篮。这斑驳的灰绿是张爱玲成长的背景,是能在此基调上产生一切变化、变动与变易的不变的底色。

青的旧事

爱玲从黄氏小学毕业后,进入了著名的圣玛利亚女校。这是一所有着50年历史的美国教会女中。菁菁校园,青青子衿。那幽静的红铁皮校门被浓荫绿叶覆盖着。在如花似玉的少女时代,爱玲却总是缺乏朝气。年纪轻轻的她,有了一种垂垂老矣的感叹:“青如流水一般的长逝后,数十载风绵绵的灰色生活又将怎样度过?”

然而,爱玲在中文方面的才华却显露出来了。这一切都得益于学校新来的国文部主任汪宏声先生。是汪宏声老师最早发现了爱玲在写作方面的天赋,并给了她热情的鼓励。这也是爱玲整个灰色调的中学时代里最有亮色的地方。

中学毕业那年,母亲回国来了。爱玲想投奔母亲,与后母起冲突,被父亲毒打并拘禁起来。“我生在里面的这座房屋忽然变成生疏的了,像底下的,黑影中现出青自的粉墙,片面的,癫狂的。就连楼板上的那蓝色的月光,也好像潜伏着暗暗的杀机。”

就在这个空旷的、如同坟墓一般死寂的屋子里,爱玲被关了半年。一个年仅17岁的女,在她还需要父母的爱护时,却被关在这样一个空旷的房子里。

正在走投无路的时候,爱玲患了严重的痢疾,差一点死了。父亲却不请医生,也没有药。病了半年,她躺在冰凉的床上,望着秋冬的淡青的天,体味着的苍凉和的暗淡。后来,她逃出父亲家,再也没有回去。

逃到母亲家中,却不安地发现,母亲的家也不再是柔和的了。爱玲在窘境中按照母亲的要求学做“”,却感到非常困难。这些琐屑的难堪,正在一步步的销毁着母亲对她的爱。这时,她不像一个受尽委屈、终于回到温暖中的女儿,倒像是初到贾府中的那个“步步留心、处处在意”的林黛玉了。

癫痫犯病后的症状葱绿的学生天才

爱玲一心读书,终于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获得了伦敦大学入学考试的远东地区第一名。但是,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结果未能成行。于是,爱玲转去香港大学求学。本想着以优异成绩获取去英国留学的机会,可惜外面的世界,遍燃战火。在日本人进攻香港后,爱玲“留学英格兰”的,彻底结束了。“围城的十八天里,谁都有那种清晨四点钟的难挨的感觉——寒噤的黎明,什么都是模糊,瑟缩,靠不住。回不了家,等回去了,也许家已经不存在了。房子可以毁掉,钱转眼可以成废纸,人可以死,更是朝不保暮。”“我们总算吃够了苦,比较知道轻重了……去掉了一切的浮文,剩下的仿佛只有饮食男女这两项。”

孔雀蓝的横空出世

从香港回到上海,爱玲开始了她中最为光华灿烂的篇章。她迅速上升为上海文坛上横空出世的一代才女。她犹如握住了缪斯女神的五彩之笔,天女散花般的把一篇篇精彩的文章抛向各种有影响力的杂志。

她描绘了一派奇异的日常风情,虽出身官至九鼎的显赫世家,最钟情的却是最平民、最世俗的苦乐人生。从官宦转到市民,就像洋人用看京戏的眼光来看待中国的一切,也不失为一桩有意味的事。她感兴趣的是这些庸常的普通人生;头上搭着的竹竿上晾着孩子的开裆裤;柜台上的玻璃缸中盛着“参须露酒”;这一家的扩音机里唱着梅兰芳而那一家的无线电里卖着癞疥疮药;走到“太白遗风”的招牌底下打点料酒——这就是爱玲明了而热爱的中国的日月,纷纭、刺眼、神秘而滑稽的中国的人生,幽古中国与现代中国和谐的掺杂。

德裔美国心理学家和精神病学家卡伦•霍妮认为,童年生活对人的一生起着关键作用。由于此时处于极为软弱的地位,一切都听命于父母和成人的安排,此时如失去他们的照顾,就会在内心滋生敌意。当他们长大成人踏入社会,就会将此敌意泛化成对社会的敌意,常以一种不信任的眼光看待周围的一切。这种不信任感显然是以潜意识方式表现于张爱玲的代表作品中。

她的充斥着对世俗人生、日常琐屑的描摹,她的作品突出对世事人生的深刻体察以及对人物心理细致入微的刻画, 她的笔下流露着冷静的现实, 揭示着人与人之间复杂微妙的关系, 没有温情的粉饰, 只有理想迁就于现实的悲凉。

手术后癫痫频繁发作的原因?有人言:“鲁迅之后有她,她是一个伟大的‘寻求者’。”她寻求的是女奴时代谢幕以后女性角色的归宿所在,她以对深深否定的方式表达着她对明天深深的渴望。在她笔下的女人,整日在担忧最后一些资本——20岁到30岁的——怎样一次次转账以增值,这样充满了死气的骨子里的贫血,爱玲为之疲乏、厌倦。就她最亲近的两个女人,无论是母亲婚后的,还是姑姑抱定的“独身主义”,这一切都让爱玲想象到了的痛苦。也许,她觉得女人就该像一个男人一样,自立的生活在天地之间。在大多数同龄的孩子都对抱着一种玫瑰色幻想的时候,爱玲却无意中夸大了婚姻的悲剧性。

《十八春》,易名《半生缘》,书中的几对婚姻都没有爱。曼桢与世均由相知到相恋,爱得纯情真挚,无利益计较,无物质。然而,他们无法逃出厄运的魔掌。曼桢陷落于亲姐姐曼璐所设的陷阱,曼璐妄想用来套住自己的男人,锁住婚姻。曼桢在受尽凌辱逃脱魔爪后,带着满腹的辛酸和屈辱去找世均,殊不知世均在无望中放弃了最后的努力,匆匆与自己不爱的翠芝结了婚。可怜的曼帧欲哭无泪,欲诉无门,只能听凭生命的四季在身后默默流淌。翠芝也不爱世均,她爱的是世均的叔惠。旧家庭的千金小姐好不容易遇上了一个可心的人,可命运成就不了她,不但家世的鸿沟他们无法跃过,就是已成为新派人物的叔惠也不会接受她。世均,是她的唯一选择。爱成就不了婚姻,他们的婚姻是无休止的妥协。

张爱玲的悲剧意识还表现在对人生命运的体验和写照上。她的小说处处穿透着一个失落者的人生,痛苦与不安是人生世界的主题。过早接触人生苦难的她,处处感到生存威胁的她,用一种近似妄想者的眼光看世界,使得她笔下的世界充满了悲剧感、荒诞、畸形,整个世界在某种欲望的诱惑下,弥漫着生之困扰与恐慌。

葛薇龙一步步走进了“鬼气森然地世界”,“中了邪”,“似乎是魇住了”,再也走不出那充满了“淫逸空气”的世界。张爱玲作品中的人物生亦何欢,他们生命中流淌着痛苦的旋涡,生命指向了虚无、渺茫和琐屑。葛薇龙看到的生命是“无边的荒凉,无边的恐怖,……她的未来也是如此——不能想,想来只有无边的恐怖,她没有天长地久的,只有在眼前琐屑的小东西,她畏缩不宁的心能够得到暂时的休息”。欢乐的虚无飘渺,个体的脆弱无奈,也使张爱玲感到“生命是残酷的,看安康那家医院治癫痫到我们缩小又缩小的怯怯地愿望,我总觉得无限的惨伤。” 这,就是挽歌的末世……

早年的失落于家庭、又与家庭一起失落于时代以及战时特定的历史时期的失落感,这三者互相结合,形成了作者深深的悲剧意识。这种悲剧意识浓厚地体现在张爱玲的作品中。其作品也折射出作者复杂的,也决定了作者对人性的悲观,对历史的悲观,对现实的悲观,也形成了作者独特的悲情的艺术审美感和创作观。那不是淡淡的哀愁,也不是美丽的,而是令人彻骨的冰凉的悲观。

桃红的倾城之恋

于千万年之前、千万人之中,爱玲遇到了自己的所爱。在我们看来,那个人不过是一个以届38岁、喜欢追声逐色的中年男人,更不过是一个为侵略者服务的变革者,一个热心于政治勾当的投机分子。这也是爱玲一生中唯一惹人争议的一点。可是,所有这些却战胜不了一颗渴望与另一颗心深深际会的女儿心。

“我们也许没赶上看见三十年前的,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应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纸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圆,白,然而隔着三十年后的辛苦路往回看,再好的月亮也不免带点凄凉。”胡兰成与张爱玲的恋情于我们,也许,就是“三十年前的月亮吧”。

昏黄的异国之恋

爱玲以“难民”的身份远走异国他乡,前途未卜,不知何日是归期?在这儿,她遇到第二任丈夫——赖雅。这段匆匆而来的异国情缘,少了年轻时代的激情和冲动,却多了霜冷长河的中年。对于独走的爱玲,更多是寻求到一种的与慰藉。然而,人世间最诚挚的爱也改变不了生死轮回的自然规律。赖雅病重,终于还是地离开了爱玲。爱玲珍视那些与赖雅一起走过的甜蜜而温馨的时光,至死都以赖雅夫人的身份自居。

银白的天涯孤旅

此后漫长的30年人生长路,爱玲都是自己一个人的走过,直至离世。

言不尽言……爱玲就像是文艺园地里一棵枝繁叶茂、摇曳多姿的树,她把枝叶大大地撑开,尽力伸向不可知的远方。一生,对爱玲而言,也许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生时漂泊,死也漂泊!至此,不禁潸然泪下!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