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正文

张五歪传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我的纯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张五歪传

张五的名字叫什么,我不知道,人家都跟他喊张五,我也就姑且叫他张五吧!我很早就想为张五写点东西,但是总是被穷忙得屁颠屁颠的。张五如孔乙己一样被人当成笑料。张五早死,曾与哥嫂在一起过一段,人家就拿他开玩笑说;“张五,你嫂弄什么好的给你尅(的),你是不是与你嫂睡的?”张五脑子还好使便对人说:“你才与你嫂睡的?”想取笑他的人便说;‘‘张五你嫂你哥睡也是睡,你睡也是睡,你不睡白不睡。“张五便说道;“你不去睡你嫂子的?”张五脑子并没有病,人为什么拿他取笑,也许现在人太无聊啦!我是这样想。无聊人就想找点乐子。癫痫病手术治疗>

我认识张五缘与我同事。我在一家医院做医生,病人经常给根烟,张五好抽烟,我同事说;“我们不抽烟叫张五跟我们垃圾倒了,我们烟给他抽。张五就经常来到垃圾找烟抽,我们就省得倒垃圾。“我就与张五熟络起来。

张五没有老婆,张五也没有正当职业,张五靠拉三轮车与拾破烂苦四五十过。张五虽然被人当成愣子,但是他是个人,是个人他就有那方面需求。张五洗澡堂卖淫女他玩不起,因为需要百而八十,他只能到黄河摊找卖淫女。天黄河滩卖淫女便宜,只要二三十块。张五把一张塑料布铺在地上与卖淫女谈好价钱便开始做起那事。人家有时与我说,张五怪可怜又怪可恨,拉三轮车苦点郴州好的癫痫中医院钱却扔黄河滩不少。张五有一次小鸡巴淌脓见我科室没有人找我问怎么治疗,我凭经验知道他得淋病,我问他是不是与卖淫女胡搞,他承认。我叫他化验小便果然如我所料,我一边开药给他治疗,一边对告诫他以后要注意。果然他注意一段时间,过时间不长我同事又说张五又找他治疗小鸡巴淌脓。

张五晚上睡不着,喜欢听吹大喇叭(红白喜事,我们这儿吹鼓手)。吹大喇叭为了吸引人看,便打起了张五主意。女吹大喇叭便说;“张五,我做你老婆可好?”张五便说:“好!”女吹大喇叭便说:“我今晚跟你睡可好?”张五说:“好!”女吹大喇叭说道:“你能掏出一百块钱给我,我今晚就跟你去。”张五便说:治疗癫痫需要花费多少钱“你跟我睡,睡过我给你钱。”女吹大喇叭便说:“你们说他愣的愣小五子,他也不愣么。”人们见张五与女吹鼓手打情骂俏便说:“张五可是人才,谁会开发,谁发财。”女出鼓手为了让人喝彩便指腿裆说:“这是什么?”张五便说:这是我小宝贝。”看热闹便有说:“你说他愣的,他什么也懂。”( 网:www.sanwen.net )

张五也走过几天艳福。有一次有个女楞子躺在街上,虽然穿得破破烂烂,但有几份姿色。张五往自己三轮车上抱,过路人便说张五:“回家好好疼青海哪能治好癫痫病。”谁知过了几天,人家碰到张五:“张五你拾到那老婆呢。”“我弄走啦!”“为什么?”“死吃不做活。”有些闲人碰到张五:“张五你可想要老婆。”“老大。有合适吗?有合适给我拉一个。要能过日子。”闲人只是说说,没有人会为张五真正说老婆。头脑正常也不会要张五。

我的同事有一天同我谈谁最,他说:“世界就数张五最快乐,他没有。”我没有驳斥我同事,可是谁又懂得张五呢?谁又了解张五烦恼呢?也许张五也知道人把他当成二百五,当成笑料。有时我心中常常一阵悲凉:张五其实什么都不是,他只不过是人开心的笑料罢了。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 没有了
  • 下一篇:诗歌哭了_散文网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