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死之战歌》卜建明2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我的纯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第二章 挑战诸葛

正如卜轩所料,自从林炎杀了王梓后,他的确是麻烦不断。悦来客栈的老板伙计整天心惊肉跳,因为自从那个叫做林炎的客人住进来后,每天总有那么几十名江湖汉子冲进来喊打喊杀的,一个月下来,客栈大堂的地板上都蒙上了一层黯淡的红色——那是血!林炎刀下亡魂的血!

这一天,一骑白的健马驮着一个雪白的人来到客栈外,骑者下马、进店,径直来到林炎面前,手握剑柄,傲然对林炎道:“拔出你的刀!”林炎看了来人一眼,英俊、佻脱不群,一望而知是个世家公子,不由心生厌恶,冷冷地道:“你不配。”说完便自顾饮酒,不再看年轻人一眼。

“放肆!”年轻人长这么大还从没有被人如此轻视过,大怒拔剑,一剑便直刺林炎那目中无人的眼睛。

年轻人的剑眼看就要刺上林炎的眼睛,却突然朝上变向,掠过了林炎的头顶。一缕头发缓缓从林炎头上飘下来。林炎抬起头,望着年轻人淡淡地问:“这是诸葛世家的剑法?”年轻人清清嗓子,道:“不错,正是诸葛家的剑法,在下诸葛剑。” “听说你老诸葛啸天的剑法可以排入当世剑法前三名,可有此事?”林炎的话音里有了一些兴趣。

年轻人挺挺胸骄傲地说:“那是江湖对家父的抬。” “好!”林炎说着慢慢站起来,手握上了刀柄道,“你给诸葛啸天带个口信,就说八月十五,我在泰山之巅向他挑战!” 林炎的手上突然刀光一闪。诸岳阳看癫痫病的医院葛剑只觉左耳一凉,然后就是热辣辣的血顺着脸颊流进脖子。( 网:www.sanwen.net )

“这只耳朵就权当是挑战书吧!”说完林炎又回到座位上,端起酒杯,再不看诸葛剑一眼。诸葛剑双腿一软,瘫倒在地。好半晌才定过神来,立刻挣扎着退出客栈,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

黑岩城,

还是那个房间,还是有缈缈的香烟,卜轩像往常一样,屏住呼吸,垂手静静立在那里。

“听说很多成物都死在林炎手里?”“是。”卜轩恭敬地答道。

“莫非他的刀法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 “刀法也许有些进步,但给人印象更深的是他那不畏死的作风。” “你有没有关于他的详细资料,一个人从默默无闻到如今名满天下,一定有很特别的原因!” “我们已调查了关于他的一切,并整理出一份详细资料,都在这里。”说着卜轩从怀中取出一个卷宗。

鹅黄的垂幔被揭开,一个师爷模样的人走了出来,接过卷宗,又默默地退了回去。垂幔内传来翻阅卷宗的声音。

“这份资料还是太简单,根本不能解释他的所作所为。” “他最近削了诸葛剑的一只耳朵向诸葛啸天挑战拉萨治癫痫病哪家好。” “精彩!江湖中多久没有如此精彩的事了?我闻到了银子的味道!”卜轩立刻心领神会,点头道:“我会马上去安排。”垂幔内传来喝茶的声音。卜轩知道谈话已经结束,便悄悄退了出去。

垂幔内,一个略显富态的中年人把卷宗递给师爷道:“从这个资料你能看出什么来?”师爷接过资料,只见上面写着:“林炎,男,三十七岁,家境贫寒,武功家传,醉心刀法,但一直未有大成。林豪,与王梓之父王天南为生死之交,二十五年前林豪为了救落入仇家之手的王天南,独闯敌巢,血战至死,终救出王天南。林炎和寡母靠王天南接济,衣食无忧,与王天南之子王梓是总角之交。二人出道后一起做过不少行侠仗义之事,最有名的就是闯天狼寨,杀七匹狼中的五狼,夺回中原镖局被劫的百万两镖银。十年前,寡母病亡,三年前妻子被仇家寻仇杀死,遗下一子六岁,前不久不幸病故。三个半月前,杀王梓和其子王彪,三个月前,杀为王梓报仇的'风云霹雳刀'……七天前,削诸葛剑耳朵向诸葛啸天挑战。”

师爷抬头道:“这中间其实有不少不同寻常之处,一是王家为中原有名豪门,却与家世贫寒的林炎家两代至交,这本身就不寻常。二是林炎妻子被杀,仇家是谁?仇报没有?三是林炎儿子病故,什么病?”中年人点点头道:“是啊,疑点太多。”师爷合上卷宗道:“这些疑点只靠卜轩只怕查不出来,主上若不想利用林炎作点文章,这些事便大可不必理会,如果想在这事上有点作为,这些疑点便哪些治疗癫痫病方法一定要查清。”中年人叹息道:“这些疑点我太想知道了!”

八月。

林炎登上泰山,他的身后跟着一大批人。江湖中总有那么些人,对打斗、血腥、拼命充满着浓厚的兴趣。他们没有实力,没有胆量去挑战林炎,他们只是一群无聊的看客。

林炎突然觉得后面的人非常讨厌,就像是在天空盘旋的秃鹫,在等着慢慢死去,好扑上来抢一点残尸剩骸。林炎突然加快脚步,发足狂奔,打算把后面的人远远甩开。不过后面那群江湖人中也不乏轻功好手,仍有十多人不即不离地跟在后面。

转过一道山坳,林炎猛然停下脚步,一种危险的感觉扑面而来,那是一种野兽对陷阱的预感。就在一愣神间,头顶一棵大树上一张鱼网从天而降,几乎同时,前后左右数十件暗器激射而来,把所有可以躲避的方向全部封死。没有任何思索,凭着本能,林炎向上跃起,一刀划向鱼网。刀划过鱼网,鱼网丝毫无损,林炎就像一条大鱼,一头扎进渔网中。

草丛中、大树上、岩石后突然钻出七个人。他们脸上都挂着残忍的笑,像在欣赏鱼儿在鱼网中挣扎的情形。林炎拼命挣扎,他不甘心,他不怕死在像诸葛啸天那样的高手手里,却不甘心死在这样一个卑鄙的陷阱里面。

七人动手了,谁都不愿放过杀林炎的机会,又都不愿冒险,便都用暗器远远地向林炎身上招呼,林炎似乎死定了。就在这时,一直跟在林炎后面那十几个轻功不错的江惠州市女性癫痫病医院湖人中,突然有一人电射而出,抓起林炎,凌空脱出了暗器的包围。

“什么人?”“找死!”七名杀手纷纷大骂,有两名冒失的杀手暗器脱手而出,直射那人。那人长袖一卷,暗器全都没入袖中。杀手尽皆停下手,即惊且疑。只见那人不过二十来岁,面带谦卑的微笑,相貌普通得就像任何一家小酒店的掌柜。

“在下卜轩。”那人简单地说道,似乎就这两个字便可说明一切。没有人见过卜轩出手,甚至没有人知道卜轩有如此高的武功,卜轩出名不是靠他的武功,而是他的身份,以及身份所代表的势力。卜轩的身份是“大赌坊”的大总管。江湖中没人知道“大赌坊”的老板是谁,只知道“大赌坊”的所有大事都由大总管卜轩做主。因此卜轩的名字,也随着“大赌坊”分店数目的不断增加而名满天下。

卜轩微笑着继续说:“林炎和诸葛啸天的决斗已经传遍天下,有不少赌客为他们的决斗下了赌注,如今你们若杀了林炎,叫大赌坊怎么向赌客们交代?”即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杀手,此时听到“大赌坊“也都不敢造次了。其中一个拱手道:“既然大赌坊插手,我们还有什么话说,就此别过。”林炎也听说过“大赌坊”和卜轩,却没有想到如今自己会成为“大赌坊”的赌具,心里突然对这个刚救了自己的大总管异常反感,便一言不发,大步向山顶而去。

卜轩也不以为意,仍然远远跟着林炎。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