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经典语句 >正文

想念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我的纯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没有回报的单恋抵挡不住。

我离开了那里,离开了他,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一个没有他的地方。

多好,多好,没有他。

记得那时候,我离开这里,我听见他最后,最后喊我一声“向薇凉”,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心里有一种报复的快意,好痛快。我背对着他,笑了,莫如阳,你也会有今天。我背对着,哭了,向薇凉,你也会有今天。

很多事情,不言而谕。我们分开了,没有来迎接,没有微笑去送别,什么都没有。连一起走的约定也变得苍白无力。没有言语,忘了约定。的诺言,有口无心。

我任时光散尽,荏苒。我们走着走着,就散了。( 网:www.sanwen.net )

可是至今,每个半我都会醒来,然后任疯狂的蔓延,覆盖住我,把我缠绕成一个茧,不出去,不呼吸。那痛,无言,,无穷尽……

不知不觉,泪竟会从眼眶中逃离。它想去找他,诉说它的苦,它的涩,可是它的翅膀绑上了现实,现实太沉重,它飞不起来,只能无力的躺在枕边,试图安慰我。

对不起,我又想他了。明明和自己约定,明明说好,不想他,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天知道我在离开他的这八年里,我是有多想他,多想去见他一面,哪怕只有一眼,远远的,不打扰他,就好。

天知道,可天不说。

做着这个有他的,醒着这个没他的世界,好残酷。看癫痫病哪家好p>

每个清晨我从梦里归来,进行一场无情的杀戮,杀死梦里的他,那个梦里肯对我笑的他,手起刀落。然后包装好自己,再次投入现实的怀抱。夜复一夜。年复一年。

这个床,已经成为了血腥的屠宰场,无数的透明的缠绕着无数透明的思念,绞死!不断的死亡,不断的重生。只有麻木,没有怜惜。

每个白天,都会机械般的,带着公式化的笑容谈生意,出席各种场合。

白天,晚上,白天,又晚上。又一,再一秋。这个过程不断反复,从没说苦,也从不喊累。只是觉得疲惫,困倦。

疲惫到极致时,就会站在某个空旷的地方,朝着某个位置的方向,久久凝望,久久沉思。在耳畔不断呼啸的风声中,眼前自然地浮现出那个人的脸、那个人的笑、那个人的眼,就像阳光一般,给我一点温暖。

可是我却忘了,这阳光不是我的,我所看见的,所触摸的,所感受的,只是一点萤火,微凉的萤火,而不真实。

记得啊,我是在某某年认识的他,也是在某某年不认识的他。最终,在那个某某年,我们分离。一年的时间都没有,多可笑,多可悲,却一点都不可怜。

也许就是这样,匆匆的相遇,匆匆的分离。

那时候,我独品着现实的苦酒,用泪做下酒菜。感觉自己崩溃了,了。

那时候,他就这样的出现了。

“都哭成这样。”他在笑,他绝对在笑,听他的声音我就知道。

我感觉头顶上有个手掌,在很温柔的抚摸,温柔的帮我理顺头发。

不知道为什么江苏南京癫痫最好的治疗方法,我竟然会哭得更凶了。

也许,那时候你没有出现,我的人生就是这么长了。也许,那时候你没有出现,我的人生就是这么短了。长得让我想到了死亡,短得让我感到了不甘。

“一起走吧。”他说。

“嗯。”

现在起来,感到十分的庆幸。真好,那个人是他,那时候是他啊。不是这样吗?

可是......他为什么是这么的残忍,这么的自私?

我说,我喜欢他。

他说:“嗯,我知道。”

“然后呢?”

这句话我并没有问出来。然后呢,不是都知道了吗。为什么还要问?

然后呢?你呢,你喜欢我吗?

也许,他以为我可以很迅速的恢复过来。也许,他以为我太会照顾我自己。所以啊,他都不考虑我的感受。

他以为吧,伤口露出来了,放在那里通通风,晾一晾就会结痂痊愈的。那只是他的以为。一旦伤口撕裂了,流出鲜红的血来,就需要借助外力来愈合。

尽管我知道他的情是给那个人带走的,一点都不留下。可是,我,我还是这样义无反顾的喜欢上了他。

不,我才是那个自私而又残忍的。

就像谁有说过,没有回报的单恋都是抵挡不过时间的。

从艳阳走到阴,从风雨逃到晴空。路过泥泞,路过风。可是,他没有被时光消磨殆尽。而是藏进了心底,更深更冷的地下室里。

那天,我去开会,路上堵车。心生无聊,摇下车窗,看见了南宁癫痫治疗最好医院一个。因为她的身影很像一个人,我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她蹲在门边,双手抱腿,头斜靠在膝盖上,迷茫的望着某个地方,某个角落。类似与“”的话语不断的从她身后传来。那天,天气很好。阳光倾泻在她家门口,却照不到她的身上。

我越发觉得她很像一个人,这个人是谁,不知道,记不得了,只是觉得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就有点像久别重逢的感觉。

后来,我经过那一块地方,那个我们相遇并分离的地方。在热闹的街道,我听不见一点声音,只是把头转向街的那个转角。

那里是他的家,一栋做工精细的木质房子,很大,很典雅,很漂亮,很温馨。只要顺着那条小石子铺成的小路走,转个弯,就能看到他。他家门前的那条路,我已经不知道走过多少回了,不经意的路过,挑过这里的远路走,还有,来找他。连他家门前石子的摆放位置,生长的地方我都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想去看他,听听他的声音,管它什么重要的会议,管它什么的几千万,都没有见他一面重要。

不知道他是不是变瘦了,变白了。声音是变温润了,还是变低沉了。好像看看他,听听他的声音。这些都可以实现。只有几步的路程,只要转过那个街角。

可是我却忍住了。

如果见到了他,能跟他说什么,那个街道就那么窄,狭窄得不容躲避。如果没见到呢,只是徒增伤感罢了。这两种结果都让我不得好受。

我就这样看着那个街角,久久,久久的。我就这样离开了,安静的来,安静的走,不打扰风,不打扰草,也不打扰他。

也许,那个地方变了长春市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好,也许房子变成了水泥房,也许小草闷死在一重又一重灰色的水泥之下。也许,那个人也跟着变了,变成了什么样,不知道。

某某月某某日,我认识他。某某月某某日,我喜欢他。某某月某某日,我离开他。这就是我的前半辈子了。如果可以,我愿意我的后半辈子,甚至是下辈子,我都不要遇见他。

可是几年后,我在那个酒吧遇见了他。他变了,变得更瘦,更成熟了,只有他的眉依旧是的那样,这让我找到了一丝丝的熟悉感。可是,在这里相遇不是很奇怪吗,我是为了谈生意,为了那个好色的老板才来这里找小姐的,可是,他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

原来他的生病了。无论时光将我化妆成怎样,我还是那个我,那个喜欢他,然后再上他的我。我,到底还是狠不下心肠丢弃往昔的回忆。

前天的我们约定肩并肩地一直走。昨天的我们擦肩而过。今天,我们互望着,回想着昨天和前天,黑白分明。

帮他一把,仅此而已。

就当做我爱上他,的结局吧。让我的这段回忆,有个好一点的收尾。如果可以,我希望我的下辈子不要再出现他。

可是,我还是他。就这样,淡淡的想念他,安静的想念,不打扰他,这样,就好。

我与他就这样,就这样分离、相遇、分离,就代表我们之间无缘。上天是不会眷顾一对无缘的人。就这样,就这样结束了吧。

我能这样想念一个人,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很的事。

是吧?

莫如阳。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