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心情日记 >正文

今生今世(上)-

时间2021-04-05 来源:我的纯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要不是公司调换了经理,许行就另谋高就了。其实这里也只是总部位于上海的翩翩服饰公司北京分公司,原任分公司经理柯兵被任命为公司华北总监,使命是拓展北京以外华北其它省市的业务,实际上公司除了在北京有业务,在广大的中国北方其他地方还没有任何发展。分部办公楼层为柯总监保留一间办公室。在北京高端服饰界小有名气的翩翩服饰近年来日渐式微,完全是由于柯兵思维固化、行事偏执造成的;以致于曾经盈利颇丰的北京分公司成了鸡肋,总部一度产生了收缩阵地的打算。
    许行是女装设计组唯一的一名男性设计师。春节刚过,在领导新旧交接的员工见面会上,许行第一次看到新任分公司经理蒋芹时,并没有对前景增添多少信心。看上去蒋芹只是一名二十三四的小资女,一米六二三的中等个,瘦瘦的,穿着一双中跟的高筒马靴,显得和模特们一样高挑。许行处于职业习惯,对女士的准确身高很敏感。尽管送蒋芹上任的公司副总韩慧穿着平平的旅游鞋,许行判断韩副总还是比蒋芹要高半头,况且韩慧是个高挺健朗的标准美女,三十出头,成熟稳重得多,是资深的成功模特出身吗?要是她在北京当家,也许分公司会大有前途,许行想到这里不由得自个儿笑了笑。蒋芹要单薄得多,小头小脸,小鼻梁上架着一副不大不小的黑框眼镜,一张倔强的薄薄的小嘴生气勃勃,说话很干脆,女中音。许行想,以后有你大量下指令的机会。蒋芹头发黑黑的,脑后留着一把不长不短的刷子,额前却梳着稀朗的刘海,显得有些稚嫩。因为在公司大会议室里,蒋芹没有穿大衣,上身一件黑色的普通西服,下身一条黑色的紧身裤,配一双高筒黑靴,透出一股干练的劲头,略显呆板。好吧,干一段时间再说吧,换个人就比牛气冲天、武断自负的柯兵强。
    为了鼓舞士气,韩副总宣布总公司注资北京的消息,并邀请大家今晚到位于办公楼一层的职场大世界饭庄聚餐。公司包下了大餐厅的晚场,总共坐了六桌,蒋芹举杯,发表简短的讲话,宴会开始。许行坐在领导席的邻桌,看见他们那桌上除了韩副总、蒋经理、柯兵、女装组组长钱岚等几个中层干部外,还有两个三四岁的小孩,一男一女,一左一右坐在蒋芹的两边,奶声奶气地和蒋芹碰杯,都喊韩副总妈妈,看来与蒋芹很熟,“交情”不错。
    女装设计组是分公司最重要的业务部门,蒋芹经常列席女装设计组的每周例会。女装设计组带着组长钱岚总共五个人,每人每周都要设计一套应时的衣服,例会上选出最佳,再参加由时尚女孩参与的每月例会,排出位次,供经理定夺,当然设计师们平常也承担VIP用户订制任务,可以顶每周“作业”。有一次周例会上,钱岚抛出了“你的设计理念是什么”这个话题。许行想,这一定是蒋芹经理的主意,钱组长是不屑于讨论这么原始的问题的。有的说,为了让天下女同胞变得更漂亮;有的说,女体的扬长避短;有的说,塑造女性的美;有的说展示女性的美。有的干脆说为了更多地吸引男人的眼球,让男呼和浩特公立癫痫病医院人尽快拜倒在女人的石榴裙下。蒋芹飞快地记录着。许行最后一个汇报,他早习惯女士优先的规则了。他说,为了让女性更有尊严;为了保持女性的尊严,女装首先要具备作为衣服的基本功能——蔽体、保暖,其次才是塑造女性的美——锦上添花。组长钱岚总结时,刚要批判许行的陈词老调;蒋芹打断了她的话题,问大家还有没有需要补充的。大家默然。于是开始评比本周作品,钱岚的大作又得了周冠军。蒋芹要求其他组员设计出钱岚作品的改进版和钱岚的原作,明天一起交到她办公室。
    第二天,蒋芹和冯梵讨论了大半天,才确定选择许行的改进版。因为过了下班时间,蒋芹邀请钱岚共进晚餐。因为初次,蒋芹请客多点了几个菜。钱岚不失时机地恭维经理大方,顺便说到许行的小气。无论谁单独和他吃饭,从来都点两个菜——一荤一素,说多了浪费。可吃鸡吃不出鱼的味道啊。人家他却说,今天吃鸡,明天你请时吃鱼不就得了。要不就请吃自助餐。小气鬼,怪不得身处美人窝里却找不到女朋友,二十七八了还光着个棍儿。蒋芹笑了,问,他为什么这样抠啊,是不是家庭困难啊。
    没听说特别困难,他就是那样的人。钱岚回道。许行啊,家在外省县城,家里只有他妈妈,他爸爸在他很小的时候失踪了。他母亲不到五十,做小买卖,有房,不困难。许行在北京近郊买了套小居室,七八十万呢,只交了10%的首付。许行是房奴。
    一杯红酒下肚,钱岚有点兴奋,对许行的小气津津乐道。这个许行啊,自己买的小居室租出去,自个儿兼公司夜间保安,在公司保安室里住,特会省钱;连个驾照都不学,不求上进,好姑娘谁跟着他啊。
    每个饭局都有一个话题。蒋芹和钱岚的晚宴,许行成了一道无形的菜。
    蒋芹经常到女装设计组讨论设计样本,不自觉地对许行多了些关注。她发现许行经常受到女同事的打趣,反复取笑他的小气和老土。许行并不生气,也常常针锋相对,毫不留情地指出她们的虚荣和浓妆艳抹、嘴不离零食之类的不足。女同事多不给他好脸,被指责了大半天不搭理他,但在他面前有所收敛。许行对电脑很精通;女士们的电脑出了问题,首先想到他。找许行修电脑、装程序,比电脑售后效率高。许行喜欢给电脑洗脑,经他一修,运转速度常常有所加快。求他帮忙时,女士们甜言蜜语,哥长哥短的叫;修完了,接着就取笑他。许行仍然乐此不疲。
    有的假装客气,行哥,请请你吧?
    省省吧,只要不叫我请客就谢天谢地了。许行连忙摆手。
    有一天上午,蒋芹来到办公室,电脑怎么也打不开了。她还急着拷出资料,打印好,去开会呢。蒋芹检查了一会子,也找不出毛病来,找维修商,远水解不了近渴。她快步走进女装组,把许行喊来。许行开了两回机,插上自己的昆明市癫痫病治疗官网优盘杀杀毒,电脑恢复了正常。蒋芹笑了,忙着打印资料,连声谢谢也没顾上说。许行默默退出。临下班还有半小时,蒋芹又来到女装组,中午请客感谢许行帮忙,并请女装组全体成员作陪。大家非常高兴,同事纷纷给许行碰杯,许行的脸始终红红的。看来许行真的有些内向,面对经理的感谢、同事的客套,颇感不好意思,大不适应,不知怎么说好。
    时间长了,又有一些许行的笑话传到蒋芹耳中。说,许行也追求过身边的同事小A。小A过生日时,许行送了一束塑料花,说是祝小A青春永驻、美丽长在;气得小A当场就给他掰了。说,许行也追求过模特组的小C姑娘,起初来自偏远农村的小C对许行颇感兴趣。也是因为献花,大概是求婚吧,这回许行倒是买的真花,可是分量太足了。许行的花是一株鲜艳的玫瑰,下部不是缠裹着织带或包装明纸,而是插,不,确切地是种在细长的火炬把样的花盆中,那花盆的确很精细,还有三个小腿。天知道许行从哪里淘来的,也只有许行这样的怪人才能想起这种一鸣惊人的馊主意。结果,小C姑娘光欣赏花了,接过来,没想到那么重,“啪”的一声,失手摔了四分五裂。小C顿时花容失色,以为不吉利,毅然断绝了与许行的交往。不过许行知道别人不愿意,并不死缠烂打,一副“你相不中我我就相不中你”的顽固像。蒋芹听到这些,不由得笑了笑,摇了摇头。
    夏季裙装发布会是分公司很重要的活动,代表作即是公司的年度品牌,张扬着公司的形象,成功与否决定着公司的业务量。在裙装品牌确认会上,许行和组长钱岚各执一词,发生了激烈的争执。钱岚主张露,裙装能短则短,大胆裸露女性的肩、腰、腿,还少用布料呢。许行主张遮:长裙肩头不要裸露,那是关节,容易受凉,最好有一点儿袖弯,适当遮住一部分腋窝;套裙腰肌、肚脐不能漏,都怕受凉,特别是肚脐,为肚脐保暖是衣服最最基本的作用,幼儿不穿裤衩,也得戴个肚兜,就是为此;短裙不能太短,暴露大腿,皮肤容易晒伤。
    那么就设计旗袍好了,上面遮得严实,下面也够长,有现成样式,也不用废心思。可是旗袍就是很难成为主流。钱岚不耐烦地说。
    旗袍!旗袍是该遮得没遮,该露的不露,大夏天的脖子遮那么严实干什么?旗袍下半截的开气儿,都开到髋骨了,一点不庄重。纯宫女风范,女奴职业装。穿旗袍的只能越来越少。许行回道。
    你以为天下女人都是你老婆啊,别让外人看去了!那么保守、袒护。别自作多情了!钱岚冷冷地讥讽道。
    许行反唇相讥,你以为天下男人都是你丈夫啊,非了暴露给他们看!
    钱岚大怒,站起来,抬手甩了许行一个响亮的耳光。
    许行腾地站起来,左手抹了把脸,右手握起拳头,冷冷地说,你再来一下试试。
&十堰治疗什么地方癫痫nbsp;   因为同事间闹惯了,蒋芹没想到钱岚会动粗,愤怒地瞪了冯梵一眼,重重地说,都给我坐下。不再讨论裙装的事,蒋芹严厉地批评钱岚的举动,要求钱岚、许行好好反省。讨论会不欢而散、无果而终。
    第二天,蒋芹召集中层开会,宣布钱岚调任男装组副组长,自己亲自兼任女装组组长。钱岚几欲辩解挽回,见蒋芹脸上写满严肃,没敢造次。
    女装组在蒋芹的的主持下很快推出三套裙装样品:长T恤配短裙、束腰上装搭配齐膝中裙、阔领口长裙。许行很兴奋,阔领口长裙是他的作品,他设计了花环领口的长裙、项链领口的长裙,甚至念珠图案的长裙、带着腰花小兜的长裙等等,参加表演的模特争抢着试了这件试那件,颇热闹了一番。夏季时装发布会还是比较成功的,虽然销量只是略微增长,但翩翩服饰的品牌引起了时尚界的注意,成了一个试验的焦点。
    秋天,翩翩服饰独家赞助了通达区的十一庆祝晚会。蒋芹带领钱岚和许行观看了区委宣传部组织的排练活动。节目的多是经典美声歌曲、歌功颂德的音乐快板等,没多大意思。但参加演出的多是机关、学校选出的俊男靓女,有两三个穿着翩翩服饰公司的品牌服装,有好几个穿的是翩翩品牌的仿冒装,倒也得体,大都很活跃,精神头足,蹦蹦跳跳,嗓门很亮,青春时尚,看着舒服、高兴。许行快速描画下几套新奇的女士打扮。钱岚不住地对男士们品头论足。她已和许行冰释前嫌,对许行抱怨,如今的日子比在女装组差远了,可算知道独树一帜的滋味了,让她再回女装组当普通一兵,她也一百个愿意。蒋芹只当没听见,许行表示同情。
    观看庆祝晚会预演时,蒋芹就没再喊钱岚,叫了许行和模特组领班冯梵。冯梵个儿很高,足有一米七五。她的打扮更突出了身高优势:上身套一件宽松的体恤衫,下身穿着瘦瘦的软牛仔裤;幸好穿了一双休闲网鞋。许行也就一米七零的个儿,带上皮鞋的高度也不过一米七三。蒋芹站在中间更矮了,不过她一点儿也不在乎,好像特别喜欢冯梵,没事时经常用有趣的目光仰视高出一头的女伴。预演的场面与排练的情景大相径庭,参加演出的女同志都换上了裙摆曳地的蓬蓬裙或低胸束腰的晚礼服,男男女女浓妆艳抹,脸煞白。有一个排练时小巧玲珑的很活泼的歌手,拖着“吊钟形”的大蓬蓬裙,显得臃肿笨拙,就给侏儒似的,实在丑化了许多。蒋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许行小声地攻击演员的打扮,冯梵点点头,说,她也看着不舒服。
蒋芹问,有什么办法补救吗?
    冯梵说,大型晚会不都这样吗,难看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许行说,只要经理再追加了一些赞助,也许可以一举两得。
    蒋芹望着许行,示意他细细道来。许行说,我们公司有一些新制作的流行服装样品,可以免费提供给演员使用,也可哈尔滨最好治癫痫病医院在哪以干脆赞助演出服装,让这场演出变成我们公司的一次时装秀。不过就怕现在来不及了,主管的人不一定好说话。
    蒋芹笑了,白给哪有不要的。蒋芹找到区委宣传部主管活动现场的领导,表达公司赞助演出服装的意思。主管的是个小青年,他显然不敢做主,先打电话请示了部里主要领导,才答应征求征求演员的意见再说。青年演员们听说此事,欢呼雀跃,除了个别中年演员外都愿意去翩翩服饰公司挑选。十一上午搞定了此事,所有演员包括主持人,都在公司样品展厅选中了自己中意的服装。蒋芹及时与区委宣传部领导沟通,商定了舞台LED背景屏下方循环播出服饰赞助信息的字幕。
    演出大获成功,蒋芹看到出席的领导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还有人小声议论演员服装的变化。和蒋芹坐一块儿的女领导还问起很多女演员服装的料子和款式。只有一位固执的中年女演员还是穿着蓬蓬裙上场的,观众席上响起一阵嘘声。飘逸得体的流行服饰给演出增添了活泼、轻松、欢快、时尚的元素;领导们耳目一新,对晚会的成功举办予以充分肯定。服饰的免费获赠令业余演员们兴奋不已,这才是真正的奖励。领导高度评价了翩翩服饰公司的慷慨和创意。很多观众都打听演员服装的来路,对公司来说这是一次事半功倍的广告宣传。
    事后,蒋芹决定成立商业演出服饰租赁组,开拓高档服装租赁业务。冯梵成了蒋芹的助理兼闺蜜。许行除了受到表扬和加倍的年终奖外,照旧设计自己的女装。
    年终公司在职场大世界饭庄大厅举行庆祝happy,柯总监到会祝贺,并代表公司公布优秀员工名单,实际上年终奖金已发放到手。蒋芹经理没有讲话,只是大声宣布演出开始。其实就是员工自娱自乐的个人秀,多是独唱、二重唱之类,也有模仿秀、小品,随意得很,台上同事在表演,台下大家在举杯,笑语喧哗,掌声不断。许行负责组织演员上台,拿着节目单提前安排好下面三个节目。有一个节目表演者出恭久久未回,许行上台高唱崔健的《一无所有》,嗓门的粗壮高亢与平时的低调轻巧大相径庭,同事们笑翻了天,继而有人带头鼓起了掌。许行兴奋地走下舞台,剩下的五个表演者都聚拢来。许行找到一个有空位的餐桌,端起杯暖啤一饮而尽,习惯地向中间领导圆桌望去,只见柯总监指点江山,慷慨激昂,似乎又回到了去年他主政之时的大好时光,而钱岚正坐在他身边,却没看到蒋芹经理啊,她不该早退啊。许行转转身,把大餐厅看了个遍,发现蒋芹在最后面角落的一桌旁,端着半杯水饮料,摘下了眼镜,正专注地看着自己,四目相对。许行起初投射去询问的神色,蒋芹不为所动,只是幽幽地迎着他的目光看过来。许行心起波澜,默默地垂下眼睑。停了一会,许行忍不住再次抬眼去寻找蒋芹的目光;蒋芹仍然看着自己,多了一丝笑意和鼓励。许行心里激动,大胆地热烈地回视过去。冯梵端着杯子朝蒋芹走过去,蒋芹连忙转正身子,戴好眼镜,装着欣赏舞台上的表演。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