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新来瘦,不为悲秋情感

时间2020-11-28 来源:我的纯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正值清秋,天空碧蓝如洗,草木苍绿。闲窗下捧一本宋词反复吟咏,那轻轻袅袅的声音,拂过阳光溅落的尘埃,掠过纷繁的尘世,做着惊世绝美的飞翔,一路行吟山水,一梦千年。

穿越风雨时空,叩开历史木门里寂寂的故事,那被泛黄的光阴封尘着的繁华寂寥与诗情,那个朝代的春柳花堤,秋霜明月,那一卷舒缓的时光,还有那吟哦着之苦、闲愁之深的才俊佳人便都踏花携月而来,一时间与我心意相通,心思相对。

一切有情,皆无挂碍。

喜欢李煜“前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李益的“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温庭筠的“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喜欢的词,更喜欢他们那讲不完的“离愁”。喜欢晏殊“困倚危楼,过尽飞鸿字字愁”,的“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喜欢那词境,更喜欢他们觅锦帕书词道不尽的“别绪”。

因为等待,才有相思。

喜欢就这么轻轻浅浅的面对他们的一怀瘦骨,无尽柔情。他们的情思深种,刻骨铭心。就像柳永的“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他本打算把自己疏懒放纵一下,尽情喝酒以忘相思之苦,可是,即使对着美酒,纵情高歌,强迫自己欢乐,也觉得无味。真是“忧从中来无断绝”,这样不可断绝的愁绪,最终让他放弃借酒浇愁的去逃避,而甘愿承受这种离愁别绪的折磨,即使渐渐形容憔悴、瘦骨伶仃,也绝不后悔。

喜欢宋词中那愁肠百结又相思刻骨的温润情怀。像范仲淹的“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残灯明灭枕头敧,谙尽孤眠滋味。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你在千里之外,我受着相思的煎熬而满怀愁绪,愁到深处,我尝尽孤眠的滋味。算来这相思之苦,积聚在眉癫痫病的最佳治疗方法?头,凝结在心间,实在是办法回避。我酌酒垂泪之愁意,挑灯倚枕之愁态,攒眉揪心之愁容,愁之深,以至于不得不借酒浇愁,可酒还未到愁肠,就已经先化成泪了。

爱与被爱,不如相爱。可相思成疾,不是他们不够相爱,而是命运不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去相爱。就像那个朝代的第一才女---李清照。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出身名门世家,生活优裕,自小被书香熏染,十八岁那年嫁给赵明诚。夫妻志趣相投,生活美满,他们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整理,一起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只是,不知道当女子拥有花好月圆的甜美爱情时,是否做好了有一天会被洗劫一空的准备呢?

由于赵明诚求学和出仕为官,易安不得不与丈夫经常别离,为此,她曾写下无数相思的词句:“唯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近来清瘦,落叶中减形,不是病酒,不是悲秋,原来是相思啊!她的词饱含有她太多的哀伤,让人读来不禁叹息:离情正苦!而易安体也正是以神“愁”形“瘦”、清新奇隽而立于词坛,形成了独特的风格,成为婉约派的代表,后人戏称她为“李三瘦”。

世事无常,特别是对于那个岌岌可危的朝代的人来说更是如此。那年,金兵南犯,国破家倾,赵明诚也因病而亡,独留易安境遇孤苦。就这样,他们夫妻相依相守的好时光,随着赵明诚的离开在她冗长凄清的世界里便一去不返,被时光牢牢地封印在了记忆中。

人生不堪一击。岁月就是这样伤了他的人,还有她的情。世上有一种草药叫:独活。赵明诚逝去后,独自守望成了易安唯一能做的承诺。她守着当年他们一起苦心收集来的金石古玩就如同守望着他们的爱情,不肯进,不愿四肢抽搐的原因有哪些?退,恨不得就此成为望夫石。可也正是对这些金石古玩的守望,让这个女子在余生里受尽漂泊和苦难。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该是所有女人的梦想吧!可爱情怎大得过人心的寒漠。在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晚年的易安为了一个容身之地而改嫁。

有时候人就像那飘落的叶子,在光阴面前,原以为自己坚强如铁,实则孱弱得一阵风就能把你刮走。为了生计,她的身体可以用来出卖,可她的才情岂非他人所能沾染。可时间是一场谋杀,多少人为了活下去,不惜出卖身体甚至灵魂,生活非但没有丝毫放过你的意思,还不止一次的将你的伤口恣意的剖开检审,操起刀来就非得做到赶尽杀绝。

易安的改嫁并没有为她自己谋得一席容身之地,而是终因不堪忍受那人的专横而诉说离婚。现今社会男女之间分离结合是合法合情的平常事,但在宋代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读书女人的再婚又离婚就要引起社会舆论的极大歧视。此后,她带着无法言说的苦楚在回忆和孤独中走完了余生。

余生,漫漫。国事已难问,家事怕再提,守一孤清的院落,从此寂寞对寂寞,自守对自守。可当你以一颗必死的心活着的时候,还会有什么是跨不过去的沟坎儿!只是,从此她还会对爱情存有任何期盼吗?还敢再信那天长地久、一见钟情的轰烈吗?更不会信那海枯石烂的誓言了吧!以后的日子,且删繁留简,任世事摇曳,心始终入莲,安静绽放。要知道一无所有的时候,只守着自己的心,自可安然无恙。或者,当面对多舛的命运你以死相逼的时候竟也会发现此岸越远,彼岸越近。

就在命运给这个清瘦的女子无数痛击的时候,也给了她更富质感的底蕴。

易安工诗善文,更擅长词。李清照词,人称“易安词”、“漱玉词”,以其号与集而得名。是婉约词派代表。所作词,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径,语言清丽。论词强调协律,崇尚典雅,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反对北京治癫痫的正规医院以作诗文之法作词。能诗,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时咏史,情辞慷慨,与其词风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词》,已散佚。后人有《漱玉词》辑本。今有《李清照集校注》。当年她带着满身伤痕带着不能言说的苦楚,一路行走,一路抽丝剥茧的活着,只是为了她心中的那个愿,即使在晚年时她亦是殚精竭虑的来编撰《金石录》,最终完成了赵明诚未了之愿。后来,易安死在江南,死的寂寞也很满足。

翻开赵明诚的《金石录》,李清照写的序缓缓道来她和赵明诚对这些金石子画的热爱,一同去相国寺搜寻,一起欣赏,后国破山河凋零,她又是一个人护着他们俩的结晶东躲西藏。回忆到他们赌酒泼茶的快乐时光,笔调轻缓,带着柔柔笑意。

“今日忽阅此书,如见故人。因忆侯在东莱静治堂,装卷初就,芸签缥带,束十卷作一帙。每日晚吏散,辄校勘二卷,跋题一卷。此二千卷,有题跋者五百二卷耳。今手泽如新,而墓木已拱,悲夫!”看到此心中升腾出对这个女子浓浓的疼惜之情。可当看到“然有有必有无,有聚必有散,乃理之常。”这一句时,不仅掩书会心一笑。她终是活的通透的。

曲尽情终。

她应该是没有遗憾了,在最好的年华里遇见到他,与他情投意合,举案齐眉,赌书泼茶。在他离去后的有生之年中完成了他的心愿。只是,夜阑人静时,海棠花在清凉的夜色里开的寂寞无主,她那一手煎好的茶萦绕着香的时候,曾经的小赌怡情,温酒共饮,那些相思成疾的日子,那些许多多年不曾忆起的往事会不会从心底深处沉渣泛起,带着一生最初的爱与恨,让这个女子边微笑边不停流泪?可人生就如同一场轮回,四季流转,朝代更迭,任凭怎样风云变幻都会归于平静。

一切有情,皆为过往。

一个朝代生灭,一对爱人的悲欢离合,流年似水,一晌贪欢。那些隐藏在光阴深处的故事,或繁华,或冷落,如今都不复存在了。

小儿遗传性癫痫

佛说:“人生在世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若可,面对万丈红尘,你可愿不曾动心?

若可,我愿倾其所有供养你护你安好,我宁可不要你的才情,只要你的欢颜,如此便好。相守的日子,接秋水煮一壶新茶,喝完这盏茶,一段人生,又重新开始。

或者,彼时你生在盛世,身处缭绕烟火,你自可清凉似雪,几卷诗书,一盏清茶,安于当下。看窗外微风细雨,云来云往,在平平淡淡的流年里简静度日,别无他求。

然,我们隔着厚厚的光阴,你不来,我不去。

新来瘦,不为悲秋。

冷落的清秋时节,于君相离千里。君不在的日子里,我且与山水共清欢,看白鸟惊枝,落花满身,没有相思成疾。

我们是这红尘阡陌里过着世俗生活的饮食男女,在人生的舞台上各自扮演各自的角色。而今日的不得相见,只为日后的长相厮守,这个,我懂。可是谁说过:懂得的代价是曾经不懂。那么,倘若遇见了一个更疼爱你的人,请待她好。

掩书踱步,在这个阳光菲薄的午后。宋词里的故事自有一种清冷的美,而秋天的相思也该带有一种沁凉的美感。不如,在薄薄的阳光下,温一壶桂花酒,享受一段诗酒年华的闲逸。

窗外清风吹来,有荷花的消息,红藕香残玉簟秋。今日眼前的残荷枯梗,昨日亦是翠绿的荷叶清雅的荷花,它装点过你我平淡的流年,没有辜负。

在人生的渡口,我没有寻寻觅觅,亦没有冷冷清清,更不能凄凄惨惨戚戚,我只如那李易安一般,撑一支长篙,独上兰舟。滚滚烟尘旧梦里,君可拈花笑佛自逍遥。渺渺云水禅心中,我亦可恣闲世界驻清欢。

(原创作者:素衣)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